联系我们 - 西安市未央区妇联家政服务中心
联系方式
西安市未央区妇联家政服务中心
联 系 人:刘老师    86238123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马老师   86238159
手 机:13088973873
联系地址:西安市未央路92号广丰花
园南排一层
网址:www.xafljz.com
 

关于家政的故事

 韩嫂下岗两个月了,几乎天天买几份报纸回来,不停地翻看招聘信息。这天,韩嫂突然在报缝中看到一则启事。一个人为父亲招聘保姆,工资每月2000元。条件是身体健康,不沾烟酒,富有心,年纪在40岁到45岁。

  一看这启事,韩嫂马上动了心。一个月2000元,她下岗前每月也才不过挣900元啊。她几乎符合所有的条件。

  拨通了启事上的电话,半天才有人接,是一个男人。男人说这几天应聘电话快打爆了,他说父亲身体不好,三年前姐姐的去世对他打击很大,所以他希望找个像姐姐一样的保姆。

  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,约定第二天见见面,在老树茶馆。

  第二天,韩嫂早早去了茶馆,想不到男人比她更早。男人说:“我姐姐活着时很孝顺,这一点儿我远远比不上她。父亲喜欢吃巧克力,姐姐每次回家都会给他带一盒巧克力。后来,我买过很多种巧克力,可父亲始终不满意。到现在为止,我仍不知道姐姐带回的是哪种牌子。很好笑吧?”

  韩嫂点点头,若有所思。

  隔了一天,韩嫂接到男人的电话,说想让她和父亲见见面,看父亲对她印象如何。韩嫂爽快地答应了。

  韩嫂专门去了她打短工的酒吧旁边的一家巧克力店。

  韩嫂带着巧克力去看望老人。老人住在一栋三层别墅里,他坐在桌前,看上去威严而虚弱。老人仔细问着韩嫂:不吸烟?不喝酒?韩嫂点头。老人说他最受不了的就是烟味儿,酒味儿,这简直让他厌烦透了。

  “身体还好吧?你得常陪我散步,我腿脚不好。而且,我一着急就想发脾气,我发脾气时你不能生气。我可以指责你,百般挑剔,无比苛刻,你只有百分之百的容忍。”老人又说。

  无论老人说什么,韩嫂只有点头。能找到一份月薪2000元的工作,她还有什么不能忍的?

  老人问完了,韩嫂急忙递上巧克力盒子。老人打开盒子,脸一下子笑开了花。他看看一顶顶花轿状的巧克力,再看看韩嫂,指着她对儿子说:“跟我闺女一样知道我的心思。”

  韩嫂顺利过关,老人虽没有明说就聘她,可韩嫂觉得事情有了七八成,心里十分高兴。

  这晚,韩嫂在打短工的酒吧忙碌着。也许明天或后天,她就可以提出辞工,这想法让她心里喜滋滋的。抹着桌子,她突然看到一个老人推门进来。老人头戴瓜皮帽,健步如飞,坐到桌前爽快地向侍者招手。那一瞬间,韩嫂几乎惊呆了:这不是白天她应聘要照顾的老人吗?他不是行动不便吗?怎么现在却腿脚利索?

  老人要了一杯“蓝色火焰”,慢慢品着。韩嫂更吃惊了,天哪,他不是闻不了酒味儿?怎么居然要了一杯烈酒?接着,韩嫂看到了更令人震惊的一幕,老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粗粗的黑色雪茄,点燃后,很享受地吸了一口。

  韩嫂的脸慢慢变得铁青。她遇到了一个骗子,而且是个超级无聊的大骗子,拿她当笑话耍呢。韩嫂按捺住怒火,正要走过去,突然看到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儿居然坐到了老人的身边。老人变戏法般从口袋里掏出韩嫂送他的巧克力,和女孩儿一起分享。他吃得多,女孩儿吃得少。

  女孩儿看上去很高兴,不住地笑。韩嫂的鼻子都要气歪了,老人喜欢巧克力,原来是送给小情人!

  韩嫂一扔抹布,走到老人跟前。老人抬头看见她,吃了一惊,随后朝她调皮地眨了一下眼,那意思好像是在暗示让她保守秘密

  一觉睡到大天亮,韩嫂越想越生气。她隐隐后悔昨晚没有揭穿老人。她想打电话给那男人,可拨了号,却又放下了。不行,她得直接找到他,把事情问清楚。而且,她得把巧克力的钱要回来,昂贵的巧克力不能便宜了这撒谎成性的家伙。

  进到别墅,老人依旧坐在桌前,一脸严肃。韩嫂厌恶地看着他,可没等她开口,老人说:“我正要通知你,你被录用了。”

  韩嫂很吃惊,老人板着脸说她送的巧克力好吃极了,他约会的女孩儿很喜欢。韩嫂呆愣片刻,半晌才问为什么?他为什么要说自己不沾烟酒?为什么要装出弱不禁风的样子?老人神神秘秘地凑到韩嫂身边说:“这可是个秘密。你一定不要告诉我儿子。”

  老人说他只有装出身体虚弱的样子,儿子才会每周回来看他,否则,他一个月都见不到儿子的影儿。儿子开了家老树茶楼,想必她也去过,茶楼生意好,儿子忙,一忙就记不起自己的爹。他最大的嗜好就是烟酒,可为了让儿子相信他身体虚弱,所以一直说戒了,不沾烟酒。

  “你的女朋友呢?也不想让儿子知道?”韩嫂问。

  “当然。那是我的干女儿。”老人朝韩嫂一笑。

  望着这个老顽童般的老人,韩嫂无可奈何,又好气又好笑。

  时间过得很快,一晃,韩嫂照顾老人两个月了。老人很好相处,韩嫂不过是做做饭,打扫一下卫生,陪他散步,聊天。老人的儿子每周都来,他一来,老人马上像换了一个人似的,病恹恹的。望着男人对父亲担心的样子,韩嫂实在忍不住,便悄悄对他说:“其实,你不用担心。他很好,很健康。”

  男人点点头,沉吟半晌才说:“我知道,他每晚都跑到酒吧去喝酒吸烟。他身体好着呢。”

  韩嫂大吃一惊,问他都知道?男人笑了,说当然知道,这是他和父亲的游戏。小时候,为了骗到父亲的糖吃,他总是装病,一病就很长时间。当然,只有父亲回家的时候他才装病,现在,轮到父亲了。姐姐去世,父亲的世界一下子空了,他要满足父亲的一切愿望。只是,他现在还不知道父亲为什么喜欢韩嫂的巧克力。

  韩嫂捂住嘴笑。他既然买到了各式各样的巧克力都不能让老人满意,那么,只有一种可能,他姐姐送去的是手工巧克力。韩嫂曾在那家手工巧克力店做过帮工,很多人为了表示独一无二的感情都亲手制作巧克力当礼物。那顶“花轿”,就是韩嫂亲手做的。老人,喜欢的不就是记忆里的东西?果然,被她猜中了。

  望着男人不解的眼神,韩嫂转移了话题:“你父亲,还有个干女儿,知道吗?”

  男人笑了:“那是我的女朋友啊。我父亲常常约她一起喝茶,讨她欢心。年底,我们就要结婚了。”

  韩嫂听罢,一颗心放进了肚里。再看到老人时,她总忍不住想发笑。而每个周末回到家,老公再忙,孩子再任性,她也不再发脾气。她突然觉得,一颗心,像那个老人一样,变成了孩子。